当前位置: 首页_国学文化_ > 我和星云大师[正文]

我和星云大师

2016-05-01 20:35    明海
《环球人物》
    责编:xcmwhw

我和星云大师
星云大师(资料图)

      文:明海

      1989年的一天,北大东语系的“老虎”对我说:“台湾星云大师要在北图讲演,我搞了张票,你想听赶紧到系里去弄票。”彼时我还是在校学生,尚不知道星云大师为何人。但我还是到系里去找票,可惜下手太晚,票发光了。

      几天以后,又碰到“老虎”,他眉飞色舞地和我描述北图讲演盛况,见我饥渴难忍的样子,他把从现场获赠的一盘星云大师讲法卡带借给我听。这是我第一次听星云大师讲法。从那盘卡带中,我感受到了一颗睿智、敏锐、幽默的心灵。最奇妙的是,即使是简单的话语从他口中讲出来,听起来也有滋有味,馨香四溢。学佛后才懂得,这正是所谓“辩才无碍”。

      听星云大师说法,心里会不断冒出这样的念头:真棒,太好了!佛法就是这个意思!再看星云大师几十年为奉献佛法所走过的路,看他的威仪行止,不禁想起佛经中的话“人中之宝,世所稀有”。藏传佛教喜欢用“佛陀第二”来形容和赞叹高僧,此语用在星云大师身上,再确切不过。

      多年以后,在杭州西子湖畔的细雨中,在以“和谐”为题的世界佛教论坛上,我终于有机会聆听大师的发言。我看到星云大师走上主席台时,心跳竟然也加快了。

      在简短的应机寒暄之后,大师很快转入正题:有一家人,早上男主人上班走了,子女也上学了,留下女主人在家料理家务。女主人有事到门口,看到4位老人在门前站立,天气很冷,又刮着风,女主人于是动了恻隐之心,邀请4位老人进屋喝杯热茶。其中一位老人问:“你家男主人在家吗?”女主人说:“我家男主人上班去了。”“你家没有男主人,我们就不进去了。” 到中午,男主人和子女回家吃饭,女主人向丈夫提到4位老人。丈夫说:“快去看看,如果他们还在,请他们进屋吃个饭。”女主人遂到门外请老人们进屋。其中一位老人开口了:“我们4位,一位是财富,一位是平安,一位是成功,一位是和谐。我们有个规矩,每次只允许一人进去。”女主人回屋向家人报告,男主人说:“请财富进来吧。”女儿说:“我要平安。”儿子说:“我要成功。”女主人说:“我要和谐。”最后女主人的意见被大家接受。女主人遂到门外说:“请和谐老先生进来吧。”这时老人们开口了:“我们还有个规矩,如果和谐进去,财富、平安、成功都随着进去!”讲到这里,大师的包袱终于抖开,听众一片掌声和笑声。

      星云大师沿袭了他一贯的讲演风格,即以故事说理。他的故事充满生活气息,他的讲述总是那样从容,充满人情味,在故事情节之外,别有一种意境,感染着听众。

      世界佛教论坛,按说应以论义为主。但大师没有说理论义,更没有运用任何抽象的理论术语,而是坚持了出家人的本色,四两拨千斤,在家常话中开显大道理。

      因为坐在二楼,我只能通过显示屏瞻视星云大师的慈颜。他脸上的安详、睿智一如从前,许是为法忘躯奔波的缘故,这位出家后奉献了70多年的老比丘,脸庞、眼神透出许多疲倦,使我心生感动与酸楚。因而我也注意到,他讲的故事在字面寓意之外,无意识地透露出另一种心境或情结,即:进门,回家。此前,大师在一次论坛上曾袒露心声:“我们不希望被当作海外的法师,在大陆,我们被当作‘海外的’,在台湾,我们被当作‘外省的’……”

      大师把佛法传播到了世界各地,他却处处被当作“外人”,一个无家可归、有家不能归的“外人”。这一由众生共业造成的伤痕痛在星云大师的心上,也痛在我们的心上。故事中的4位老人都被请进了家,吃上了温暖的午餐,现实里“在寒风中站立”的星云大师不知还要等多久。

(责任编辑:中华新闻文化网)

关键词阅读: 我和星云大师